關閉
網絡時代觸摸家書的溫度
發表時間: 2015-05-26來源: 人民日報海外版

  

    就讀于南京財經大學女生冷佳璇,自從上大學開始,堅持每個月給遠在湖南老家的父母寫一封信,“親愛的爸爸媽媽:最近有沒有想我?……我愛你們!”這是冷佳璇每個月家書慣用的開頭和結尾。在信里,她會把心事跟父母分享,還會把自己得到的各類獲獎證書復印件以及與朋友逛街、聚餐的照片洗出來附在信里。她說:“我也常用電話和微信和家人聯系,但是‘愛’字很難說出口,因此才用寫信這種方式把感情告訴他們。”

  在這個即時通訊高度發達的年代,電話、微信、QQ的確方便快捷,但似乎少了一點情感表達上的溫度。春節將至,重溫親筆書寫家信的樂趣,別有一番風味。

  被遺忘的家書

  筆者在大學生群體中做了一個問卷調查。參與的近50名同學中,90%和家人最常用的聯系方式為電話,其余均為網絡通訊工具。28名同學表示每天會和家人聯系一次,10人一周聯系一次,僅有3人曾經給家人寫過信。

  “當時是高中老師建議我們寫的。我那次考試考得特別不好,心理壓力很大,就在信里把自己的情緒一股腦地跟父母說了。”英語專業在讀研究生沙沙說,“沒想到,爸媽看過信之后,表示特別理解我,一直勸我要放松。雖然現在很少寫信了,但我覺得用這樣的方式和父母溝通更沒有距離感。”

  幾乎所有參加問卷調查的同學都表示,自己身邊已經很少有保持寫家書這種習慣的人了,大多數的人也從未嘗試過用這種方式和家人溝通。他們普遍認為,信件郵寄起來實在太慢,寫起來又很麻煩,遠遠不及一個電話、一段語音來得簡潔方便。

  家書何以“抵萬金”

  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語言系教授李藍表示,由于現代通訊方式種類多而且快捷,人們多半放棄了親筆書寫信件這種傳統的方式。而在過去通訊不發達的年代,寫信則是身處外地的游子和家里親人溝通的唯一方式。杜甫筆下的“烽火連三月,家書抵萬金”,道盡了其中的感受。

  在中國文化中,家書還兼具著家教的功能。長輩通過一封封家書,把人生體驗、道德修養傳授給自己的后代。中國近代思想家梁啟超留下了2000余封家書,在這些書信里,他與孩子們討論國家大事、人生哲學,表達父子間情感,督促子孫用功讀書……梁家9個子女后來個個成才,有3個是國家級院士:梁思成(建筑)、梁思永(考古)、梁思禮(火箭控制)。無論是感人至深的《傅雷家書》,還是飽含真知良言的《曾國藩家書》都為后人所傳誦。

  李藍教授還特別講述了一封家書改變自己命運的故事。他年輕時外出打工,經常給姐姐寫信。一次,看了電影《多瑙河之波》后心血來潮,就給姐姐寫了一封充滿激情、富有文學情調的信。姐姐把他的信給了她任教小學的校長看,校長看后愛才,力勸李藍去他們學校當代課老師。后來李藍就去了那所小學代課,并從那里考上了大學。“要是沒有那封信,我的生命故事就可能是完全不同的角本了。”李藍教授感慨地說。

  家書為親情升溫

  與現代通訊形式相比,我們無法否認寫信在及時性、便捷性等方面的明顯缺欠。插再多根雞毛的信件也比不過一通電話來得迅速。但是,“鴻雁傳書”傳的更多的是提筆醞釀出來的情緒,是文字間勇敢表達的親情和愛意,是寄信、收信過程中的等待與期盼。

  北京語言大學展明峰博士說,QQ、微信等碎片化、快捷化、追求簡單高效的交流屬性,注定了其快捷有余,而厚重不足,很難把父母子女之間深層微妙的情感深入挖掘并全面呈現出來。親筆書寫家信恰巧可以彌補這一點。對遠離父母的年輕人來說,在某一個晚上,在人生的關鍵時刻,鋪張白紙,寫一封家書,是梳理自己思緒的最佳形式。利用家書和父母進行真誠交流、解疑釋惑,那份從容的感覺,那種沉甸甸的收獲,是其他形式所無法替代的。

  家書對于個人在情感上的價值彌足珍貴,與親朋的情感經歷將在家書的墨跡間被完好保存、沉淀、發酵。春節即將到來,我們不妨放慢腳步,靜下心來,用敲慣了電腦鍵盤、按慣了手機按鍵的手給親人寫一封信,在信中說出對他們的愛,送上對他們的祝福。(于國寧)

  

責任編輯: 原 茵
【糾錯】
新時代加油干
文明影音
文明創建
先進典型
志愿服務
網絡公益
文脈中華
書讀中國
英超观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