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頓飯菜:“食代”跟著時代變
發表時間:2018-12-25來源:中國文明網

   民以食為天,我家40年的故事,就從一頓飯菜說起……

  講述人:楊景華,男,54歲,國企職員;

  記錄人:楊芳,女,32歲,事業單位職員,講述人之女。

講述人40年前吃的窩頭圖片來源網絡。

  1978年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的時候,我14歲。那時候日子苦,每家孩子又多,常常吃不飽飯。父親是木工,有時還會做“赤腳醫生”幫鄉親們看看病,雖說日子過得緊巴吃不起燉肉烙餅,但是渣餑菜粥還能勉強管飽。但就是這樣的飯菜,也不能擺在餐桌明面上,得藏起來,因為老叔家的幾個兄弟經常吃不飽飯,就常跳窗戶到我家來偷吃的,我就追著他們打,母親有時候可憐他們,就偷偷給他們塞上幾個窩頭。如今我一想起這些事來,眼眶就紅紅的,當初真不應該那樣對待他們。但是,在剛剛改革開放的那個年代,真是餓得沒招兒。我父親那時的日子就更苦了,吃的都緊著我們這些小的們,父親經常要去山里燒炭,一走就走一天,帶的是家里發了霉的高粱面餑餑。最難熬是冬天的時候,伐薪燒炭的父親,鞋襪濕了就凍在腳上成冰坨子,嘴里吃著沖嗓子的高粱面餑餑,渴了就抓把雪嚼。靠著披星戴月的辛苦勞碌,父母把我們幾個孩子都培養成了高中生、大學生。

講述人40年后家庭聚會的一頓飯菜。圖片為講述人提供。 

  后來,隨著國家改革開放的日益深入,我們的日子越過越好,雖然飯桌上也難見“葷腥”,但最少已經不用挨餓了。到了我閨女出生,已經是1987年,和我們小時候相比,條件已經好太多了,但是當時那些時新的吃食,我們兩口子還是舍不得吃,就假裝“不愛吃”,最后“只能”由閨女吃掉。我家至今還流傳著幾個餐桌上的笑話。閨女兩三歲的時候,家里還不寬裕,她三舅來家里看我愛人,留下來吃頓飯,愛人一直在廚房假裝燉白菜,不敢上桌吃飯,不是因為男尊女卑,是因為家里沒錢買碗筷,不夠四個人一起上桌吃飯。閨女小時候很饞,我們兩口子舍不得花錢,但是又疼孩子,就隔三差五買一小塊豬頭肉,切成小片,一片一片拿著哄她解饞。到現在孩子都說,在她記憶里,豬頭肉是世界上最香、最好吃的東西。當時閨女經常瞪著好奇的大眼睛天真地問我:“爸爸,豬頭肉這么好吃,是哪來的呀?”我就逗她說是天上掉下來的,孩子深信不疑。有一次我把豬頭肉藏到了柜子頂上,孩子找不到,又饞得很,突然雙手合十,特別虔誠地說:“請再掉一片豬頭肉吧。”我和她媽媽哈哈大笑,笑著笑著就流出了眼淚。每每說到這個笑話,我們全家人都含笑帶淚,心酸又幸福。那是我們一家人白手起家,擰成一股繩奮力生活的見證。

講述人女兒和姑爺的浪漫晚餐。圖片為講述人提供。

  現在閨女也成家了,小兩口吃飯的花樣就更多了,他們說:“我們吃的不是飯,是愛情”。記得他們剛結婚,因為誰刷碗的問題有時候會發生爭吵,大半夜給我打電話讓我評理。我對他們說:“自己的日子自己磨合,過日子都有這個階段”。姑娘脾氣倔,大冬天跑出了家門。半夜,姑娘回來了,姑爺對著愛答不理的姑娘說:“媳婦兒,你回來了啊,外頭飯太難吃了,我去把碗刷了,你去煮個面吧,咱們吃完再打”。閨女抹著眼淚煮了一鍋面,倆人還倒了兩杯紅酒。吃完豪華燭光掛面,他倆的愛情就又回來了。從此,閨女主動負責飯菜,每頓都不馬虎,當然,姑爺也自動承包了刷碗的活兒。一頓飯菜除了填飽肚子,還教會了他們小兩口怎么去呵護一個家。

講述人外孫女的科學減肥餐圖片為講述人提供。

  時間一轉眼,我也有了外孫女。外孫女什么都好,全家只擔心她三件事:太胖、太胖、太胖!我閨女胖,都怕遺傳給外孫女,所以全家特別注意科學飲食。有一次中午吃了燉牛肉,晚上想著給她做豬肉餡兒的小餛飩,還能喝點兒湯,可她姥姥發話了:“肉餡不行,書上說了,四條腿的動物不如兩條腿的雞鴨,兩條腿的雞鴨不如一條腿的蘑菇,中午就吃了不少肉,晚上得吃點蔬菜,補充點粗纖維了,吃蘑菇餡兒的!”您看看,我們這60后都開始講究科學飲食了。現在逢年過節,我家桌上擺的再也不是過去的雞鴨肘子了,變成了海鮮、水果撈、拌菜、堅果這些清淡爽口的種類。這真是“食代”跟著“時代”變,生活一天比一天好啊!

  【記錄人的話】

  四十年來,我家的飯菜,從辣嗓子的高粱餑餑,到幸福的豬頭肉,再到現在的愛情餐和科學飲食,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從無到有,從有到精,這何嘗不是改革開放帶給我家飯菜和祖國建設的改變!我們的家和國,都苦過,但我們一代代人都在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而努力拼搏。四十年來,給飯菜帶來改變的,不是老天爺,是改革的春風,是奮斗的號角,更是越來越有奔頭的新生活!  (北京懷柔文明網供稿)

責任編輯:張殊凡
在線評論
用戶昵稱:   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戶手冊     請遵紀守法并注意語言文明……
驗證碼:           查看評論
  1. 字號加大
  2. 字號減小
  3. 打印
英超观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