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初心到活力 河南基層幾件事
發表時間:2019-07-02來源:光明日報

  河南信陽郝堂村的活力,得從一名老黨員的故事說起。

  多年前的一天,幾位村民拉著大鋸準備在河邊砍樹,老黨員吳相典正好路過,他快步上前,用腿擋住鋸,大聲吼道:“你們沒有糧食吃可以去我家背,但是要鋸樹,除非把我的腿也鋸了!”最終,這棵樹保住了。

  信陽市平橋區五里店辦事處主任孫德華,向來自30多個國家的近300名政黨領導人和代表講述了這個故事。

  8年前的郝堂村,年輕人大都出去打工,是一個典型的空殼村。2011年,郝堂村黨組織帶著百姓堅持“不挖山、不砍樹、不填塘、不扒房”,組織群眾外出考察民宿發展,并出臺房屋改造每平方130元獎補政策,鼓勵村民在老房子基礎上改造升級。這幾年,這個村莊大變樣,不僅吸引來了游客,還承辦了第十屆“國際山地徒步大會”。

  近日,由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和河南省委共同舉辦的“中國共產黨的故事——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在河南的實踐”專題宣介會在河南蘭考舉行。多位來自不同領域的農村工作者,向外賓們講述了河南一線農村故事,展示來自中國最基層的活力。

  “郭小麥”的“白面饃”初心

  年過六旬的河南農業大學教授郭天財講起自己小時候的夢想——吃飽肚子。“小時候,我們全村人幾乎以吃紅薯面為主,能吃上白面饃,不再餓肚子,是我最大的夢想。”他說。

  吃上“白面饃”的夢想成為他做農業的初心,畢業留校后,他與土地打了40多年的交道,一直從事教學和小麥高產栽培研究。常見他一頭扎到麥田里搞研究,農民朋友親切地稱呼他為“郭小麥”。

  有一年春節剛過,郭天財下鄉看到一位農民正在麥田追肥澆水,他拿出隨身攜帶的小鏟子查看土壤墑情,主動告訴農民怎么管理麥田,對方卻不明就里,好奇地看著他。

  郭天財趕緊遞給他一張名片說:“我是河南農大教授,你照我說的做,如果增產了,就請我吃碗撈面條;如果減產了,就拿著這張名片到處吆喝:郭天財是個草包教授。”

  麥收后,這位農民打來電話告訴郭天財,“一畝地多收了200多斤”!還邀請郭天財去他家吃撈面條。

  郭天財底氣十足的背后,是對小麥和土地的了如指掌。郭天財團隊依據河南生態生產條件和小麥生長發育特點,集成了選用優良品種、測土配方施肥、病蟲害綜合防控等關鍵技術,研究制定了不同生態類型區小麥豐產高效栽培技術規程,在河南“一年兩熟”種植模式條件下,創造了小麥畝產821.7公斤和在同一塊地上夏秋兩季畝產超一噸半糧的高產典型。

  農業專家說話不能停留在書本上,而是直接能對農民進行指導。他常對學生說自己的理念:“我們做給農民看,帶著農民干。”現在,他帶著團隊建立了“十畝高產攻關田-百畝核心試驗區-千畝技術示范區-萬畝輻射帶動區”的“同心圓”成果轉化模式。

  2017年,河南農業大學與國際玉米小麥改良中心(CIMMYT)共建了“CIMMYT-中國(河南)小麥玉米聯合研究中心”。他說:“我們愿與世界各國在農業領域開展廣泛合作交流,共享科技創新成果,共同推動消除世界饑餓與貧困!”

  基層黨支部是干“點亮人心”的活

  說起扶貧故事,宋瑞邁過了許多溝溝坎坎,來自國家統計局河南調查總隊的她,擔任了信陽息縣彎柳樹村駐村第一書記。2012年10月,她坐上一輛拉著鍋碗瓢盆行李卷的車,一到村,頓時感到壓力很大——2400多人的村子,只有兩個村干部,且年齡偏大。

  當爭取到的第一筆資金下來時,40萬元科技扶貧款竟然沒人領。有村民就講怪話:“給錢就行了,讓種、讓養,我們不會!”她一聽就蒙了,給錢都不要,這貧該咋扶?

  如何打破被動局面?宋瑞帶領村干部一起,動手清掃村里的垃圾。干了三天后,村民被感動了,紛紛加入,20多天拉走100多車垃圾,看著干凈整潔的村莊,村民笑了,變化從這里開始。

  “農村富不富,關鍵看支部。”她一針見血地說,駐村第一書記頭一個任務,就是建強村黨支部。接下來,她挨個走訪老黨員和村民,推選出年輕人加入村班子,村干部增加到5人。

  村黨支部健全了,大家干勁足了。他們籌資在村頭建起“道德講堂”,人心覺醒了,村里風氣好了。貧困戶駱同軍,戒了酒癮和牌癮,立志為兒孫做個好榜樣。妻子在家開起農家餐館,他到村企業上班,全家年收入7萬多元,日子越過越紅火。

  人心一變,奇跡出現。村民變得勤奮肯干、彬彬有禮。有德才能聚財。黨支部組織招商引資,吸引7家企業到村里投資發展產業,村民人均純收入從2012年的2000元,提高到2018年的11727元。

  宋瑞笑著說:“轉眼我駐村已快7年,從開始的一個人孤軍奮戰,到現在村黨支部充滿活力,駐村第一書記,就像撒在農村的火種,點亮人心。”

  外出“民工潮”變成回鄉“創業潮”

  在村里,柘城縣年輕人王茜有一個綽號叫作“9塊9”。她大方地對外賓解釋:“當時在村里開了一家電商服務店,剛開張時,村里人來逛大半天,買的也多是9.9元的小物件。”40天之后,來了一個大訂單,村民曹曉建提著一麻袋的零錢來店里,讓王茜在網上給他購輛汽車。在農村,這是一件稀罕事,王茜幫他在網上選購了一輛6萬元的轎車,也成為豫東地區網購成交的第一輛汽車。

  4年前,王茜在浙江義烏從事國際貿易工作,聽說老家鼓勵在外電子商務優秀人才回鄉創業,她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——辭掉月收入兩萬元的工作,回到柘城縣的村里干起了農村電商服務店的生意。

  后來,王茜轉變思路,由代買到代賣,成為“農村超級經紀人”:組織村民把祖輩們編吊籃的老手藝變成收入。吊籃上線第一天,銷售額近11萬元,她還累計售出3萬多斤胡芹和9000多盒農產品大禮包,總銷售額近2500萬元。

  “‘寶媽’趙娟過去不會操作電腦,我手把手地教。現在她每天可以接20多個訂單,月收入達6000元。”王茜說,40多名在外務工的年輕人也回鄉加入她的團隊,村里的“寶媽”們開起了網店,300多名村民和貧困戶實現了在家門口輕松就業。

  據悉,目前河南省返鄉創業累計130萬人,帶動就業814萬人。走出去的“民工潮”變成了引回來的“創業潮”,外出務工人員正在發生“離土不離鄉”“進城走他鄉”“創業跨城鄉”的歷史嬗變,廣袤的中原大地越來越多的是返鄉創業者的身影,“輸出打工者,引回創業者,帶動就業者”成為新時代河南農村一道亮麗風景。

  初心的精神轉化成基層活力

  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,離不開黨組織的努力。蘭考縣委書記蔡松濤說起一段往事:57年前的蘭考,是面臨災害最嚴重的一年,全縣36萬人中有10萬人外出逃荒。就在這最困難的時候,焦裕祿來到這里,擔任縣委書記。

  焦裕祿帶領蘭考人民用鐵鍬從沙丘上翻出了三十多萬畝土地,栽上了大片的泡桐。

  今天,如何讓泡桐的價值最大化?在黨組織和政府的幫助下,有實力者建起了工廠,有技術者開起了作坊,有做古琴的,有做琵琶的,還有做琴桌、琴弦、琴凳的,一個村就是一個完整的產業鏈,每天通過電商,他們把產品配送到全國各地。昔日遠近聞名的貧困村徐場不但成了富裕村,還帶動了周邊1000多人的就業。

  當地的資源在保護中得到了合理的開發。蔡松濤介紹,就是這棵棵蘭考老百姓心中的“救命樹”,如今還成就了一個更大的產業——家具制造。當地規劃建設了現代化的工業園區,也引進了一批行業龍頭企業落戶蘭考,他們給縣里帶來了大量的稅收和就業,蘭考也成為全國第一批脫貧摘帽的國家級貧困縣。

  在中國,縣域經濟是國民經濟最基本的單元,縣級黨委政府則是鄉村振興的主要實施者,尋找來自基層一線的活力并進行因勢利導,做大特色產業。蘭考的脫貧和振興,就是中國農村發展的一個縮影。(記者 章正 王勝昔 盧重光)

責任編輯:陶 恒
  1. 字號加大
  2. 字號減小
  3. 打印
英超观詹